(傳統故事)- 武松打虎

(第二集)過崗遇虎

(景陽猛虎為路霸,傷害行人日升華。武松打虎除大害,千里尋兄未忘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店小二奉了老板之命

前去追武松回來

有人問客人既然走了

為什麼還要追他回來

原來有原因的

景陽崗出現猛虎攔路傷人

陽谷縣有告示警告人民

過崗只準巳、午、未三個時辰

還要行人結伴地保鳴鑼

多帶木棒護送過崗

本地人知道當然會等時間

還等到一群人集中起來才走

有些過路人不曉得怎麼辦

假如外地過路人來到鎮上

少不免打尖吃飯然后過崗

那時店東就會對他說明

地保也來阻攔

如果店東地保不阻攔

這人被老虎吃了或傷害了

那樣地保不但要受處分

連開店的店東也要處分

所以酒店老板緊張店小二

要追武松回來就 是這道理

店小二出了店門向西面跑

條街差不多被他跑完

再抬頭一望見到西鎮門

客人就在前頭出了鎮門

武松為何走得這麼慢

平日不會這樣慢

因為今日喝多酒頭重腳輕

所以走慢了

店小二在后面叫住

客官不要走,客官

武松正走動聽聞后面叫他

停下腳步回頭一望

認得他是酒店跑堂

他喊我有何事

武松酒在肚里心也明白

小二你叫我幹什麼

你不能走要回到小店住宿

你說什麼

前面景陽崗有老虎快回頭

什麼?

前面有老虎呀

前面有老虎為何先前不告知

先前小人大意忘記告訴你

哼,我明白了

你猜武松明白什麼

他心裡一定這樣想

你們全不是好人

我進店時你們沒有說老虎

我喝完酒出來也沒有提老虎

現在追來說有老虎

其中必定有用意

大約我在柜台上結帳時

打開包袱取銀

看見我包袱裡有很多銀兩

因此見財起意

現在才說有老虎想嚇我

叫我回頭住在你酒店

睡到三更天

你們拿著刀走進我房間

向我動手我就人財兩空

原來你家是黑店

這樣說武松豈非疑心過重

但亦很難怪

那時宋徽宗時代重用權臣

埋沒英才荒淫無道

民不聊生天下不太平

三里一山頭五里一山寨

十里八里打腳骨截路

賣蒙汗藥乃常慣之事

所以難怪武松起疑

小二你知老子上哪里去

我不管你往何處去

總之你往西面去就不妥

有老虎出現啊

哈哈

你笑什麼事

景陽崗老虎要請我吃晚飯

你妄想老虎請你吃晚飯?

你怕送給老虎飽餐一頓

混帳你同我滾

武松不理會他掉臉就走

店小二搶前一步右手一抬

向住武松包袱一搭

想拉武松回頭

你拉他不要緊

就算拉住他衣服也無礙

但偏偏拉住他肩上包袱

當堂引起武松誤會

你拉我包袱是假

你想搶我包袱是真

你既然搶我東西我就打

武松想到就做到

把右手哨棒向左邊胳肋底一夾

右手一抬兩只手指

照住店小二左邊膊一點

武松未肯用哨棒打他

用兩只手指頭已使他吃苦不少

豈有此理你同我滾

哎喲,跟住砰

怎麼會有這些聲響來

原來路邊有間絨貝

店門已經關上老板亮燈

在^面過帳學徒站在一旁

店小二被武松一掌推了過來

門被撞開門是虛掩的

一撞便撞開了跟住砰一聲

哎喲.....

阿福去看看什麼事

誰人打架到我店來

噢,原來是你

師父是熟人呀

他是誰

就 是酒店跑堂王二

哎喲,哎喲

王二你幹什麼為什麼張開口

流出許多白沬

你是不是發羊瘋

不...不是發羊瘋

不是發羊瘋何故會如此

有個客人到我們店來喝酒

喝完酒他結帳時

忘記將有老虎件事告訴他

到他走了后才醒起

追來告訴他

他不相信反把我膊頭打傷

打傷回家算了吧

我爬不得起來

師父他爬不起來不能回家

快去找多兩人來幫手

用只門板抬他回去

果然找到兩個人來

把店小二抬返酒店

酒店老板不會白使人

反正塊銀剩余很多

將來打賞二人

其余送給店小二

店小二雖然吞了武松幾錢銀

但這些錢只夠用來醫跌打

真是一場歡喜一場空

(音樂過場)
__________________

武松背上包袱出了西鎮門

在路上明月當空如同白晝

迎面一陣西北風吹來

這種天氣最宜走夜路

走了三里多路

見到路旁有間土地廟

牆上掛著件東西不知何物

搶步上前抬頭一看

在月光照射之下

明明白白是一張告示

告示上的字武松可以認得

當日雖然沒有上過學

可能武松好a有人教他

所以略識幾個字

告示大意說

景陽崗有老虎過崗要聯群結隊

限定時辰地保鳴鑼多帶木棒

然后才可過崗

如果私自過崗店東地保不阻攔

要受處分

武松看了告示當堂蹬腳

悔知不及我個人太魯莽

店小二剛才追來不應打他

人家一番好意當成黑店

沒有感謝反而把他打倒

覺得很不對他再想一想

事情已經過去懊悔無用

現在究竟走不走

前面有老虎應該回頭

但又不能,會被店小二恥笑

我返回頭要住在他店里

他不用多說只說

客官我先前追來告訴你

你不但不相信反要打我

還說景陽崗老虎請你吃晚飯

為什麼不去吃

明白了大概你看了告示

知道我說話沒有假肯回頭

你太爺所說有沒有錯

這樣豈非被他恥笑

前頭沒有老虎回頭倒沒關系

前頭既有老虎不能回頭

難道我怕這一只老虎

大丈夫只向前那有退后

憑住我一身本領和老虎鬥過

把老虎打死替萬民除害

武松想到這里決定不回頭

一定要和老虎鬥過

趁住酒興大步向前

正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音樂過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武松背著包袱又往前走

走了三里多路離景陽鎮七里多

再望一望迎面一個山崗

這山崗就 是景陽崗

東西大路南北高崗

行人向西行必要翻過山崗

武松大步上崗

如果在平日這座山崗不夠一里高

武二爺一口氣可以過得

但今次不能何解?

酒吃多了頭重腳輕

勉強走到半崗實在不能走

見到路旁有棵老樹

老樹腳下有塊青麻石

六尺多長三尺多闊一尺多厚

深入坭土就不知有多深

石塊乾乾淨淨心在想

何不就在石上休息一下

武松朝向青麻石一坐

包袱放在石上哨棒亦放一旁就

不坐尤自可坐下來就 想睡

武松把包袱用手Z托住

掌頭枕住太陽穴呼....

睡著了為何容易入睡

亦難怪因為武松一連行了幾晚夜路

不過就算何等累也不能睡

因為此地有虎怎可以睡得著

武松簡直連老虎也忘記了

記性太壞但平時記性沒有這差

今日有些不對因為喝多酒

這叫做酒后誤事也虧睡此一覺

不然酒不會醒

武松在青麻石睡了一回

西北風在頭上吹過

所以當他醒來時

酒意散去十分之七

這一覺時間不少

一直睡到二更以后

正睡得舒服忽然有件東西出現

是什麼東西

就是食人無厭的老虎

老虎住在何處

它住在崗南無人到的山馧B

那里有個山洞很大

洞口有枯草圍住

老虎已經出洞

前爪撐著後腳盤著虎頭昂起

望住天空微月一聲虎嘯

胡啊---

一陣狂風吹來樹葉沙沙響

先前沒有狂風

何以有起狂風來?

有人說雲從龍風從虎

這句話看也不見得

大概老虎見到狂風來就叫

借風威力來助它聲威

所以有人見到老虎叫就有風來

一聲虎嘯后前爪一伸后腳蹬

跳離幾丈之外一搖三擺一直行

慢慢踱到西面路邊向住枯草一坐

坐在那兒等吃老虎實在很餓

好幾天沒有 東西吃

究竟吃什麼東西

最好吃的東西當然是人

人是上肴其次是飛禽走獸

陽谷縣告示貼出后

過往行人限定巳、午、未三個時辰

結伴過崗多帶木棒

老虎見人一多手上拿著利器

不敢出來所以這幾天沒得人吃

不如吃飛禽走獸

有人問飛禽在天上怎可吃得

難道會飛?又不是

如果老虎有對翼更厲害

所謂如虎添翼

它要吃飛禽不需要翼

向住曠野地方一坐

昂起頭望住天空

沒有雀鳥飛過尤可

如有雀鳥經過 望天喊一聲

胡啊---

當堂嚇到雀鳥對翼一軟

由高空跌落

雖然跌不死也差不多

老虎不慌不忙慢慢踱到面前

一口氣吸到嘴邊吞下肚

這雀鳥只能當早茶點心

還有兔雖然小但跑得快

見了老虎趕快跑回洞窟去

兔有許多洞窟

洞窟很小拳頭一般大

老虎爬不進無法捕捉

但老虎不用爬進去也不用追

更不怕兔跑離一二百步

只要叫一聲

胡啊---

一股氣沖出兔聽聞虎嘯

在草堆打震當堂腳軟不能再行

老虎不慌不忙愈行愈近

雖然相隔二三尺

但一口氣把兔吸在嘴內

活聲吞下肚作為中飯

再說到猴子

它算聰明而善於爬高

見到老虎來向樹頂一爬

后腳向樹枒一蹬

前爪向樹枝一抱

雙眼望著老虎心裡說

老兄你雖是惡你會不會爬高

你能奈我何?老虎更妙

離樹還有三四丈遠坐下來

昂起頭望著猴子

胡啊-----

猴子見老虎叫由心驚起來

驚到震格格響

胡啊-----

老虎再叫一聲

格格----

不用多叫再叫十聲八聲

猴子頭昏眼花前后爪也抓不住

雙腳一軟從樹上跌下來

雖然跌不死都差不多

老虎不怕離得遠

一口氣吸到嘴邊活聲吞下肚

這餐當為午飯

到了晚上來到溪澗飲 水

水從左邊入在右邊出

一只魚蝦沒有漏當為晚飯

飛禽走獸魚蝦都被它吃光

現在連一只雀都沒有飛過

別處的雀鳥也不敢來

老虎三四天沒有吃過東西

現在伏在草推處

胡啊-----

一聲虎嘯跟住一陣狂風吹來

吹到樹木沙沙響剛才虎嘯

距離武松很遠第二聲叫

相隔武松較近

老虎在西面武松在東邊

不過隔了一崗之地

武松正睡得酣暢

被風吹得毛孔透寒

當堂打個冷震一驚而醒

好大風呀一陣風吹過

第二陣風又來

風尾還帶一股腥臭味

難道老虎出來覓食

當堂酒醒了

武松又想到店小二番話

當日在家聽獵戶人說

深山大澤有風起要留意

風后如有腥味不是好風

一定是野獸出來覓食

武松知道此地不能安睡

包袱也不拿提起哨棒

連縱帶跳一直跑上崗頂

來到崗頂擺個金雞獨立架式

望住大路看不到有老虎

老虎躲在何處?

老虎伏在路邊草叢

草枯時是黃色

老虎身上又是黃色

所以它伏在枯草裡頭

不容易看見它

武松看不到老虎

而老虎看見武松

這畜生前爪后腳朝起一并

頭一縮腰一拱尾巴一豎

一個老虎伸腰拾一聲

撲到路中心望住武松

胡啊-----

武松雖然膽子大

忽然見到這老虎

不驚是假但又不到你驚

不是你死就 是我亡

老虎望住武松張牙舞爪

武松望住它點點頭

你來得好今日正要找你

我要和你鬥過如果打你不過

我就 請你吃一餐

如果我把你打死

我就替過往千萬人除害

武松把頭巾向上抹

把腰帶收緊打一個結

帶頭朝左右一塞拉好衣角

卷起袖子又把靴子蹬了一蹬

準備和老虎來一場惡鬥

(第二集完)